《只狼》,真實的忍者味道
2019-03-29 15:59
來源:斑馬網



魂器學院
休閑 | 949.25 MB
一款近未來科技風的養肝護腎二次元放置類手游。
《只狼 影逝二度》,老賊的又一款魂系列力作,講的是一個忍者的故事,與前幾部作品相比,這款游戲在畫面、劇情、戰斗系統等等方面與“忍者”這個主題非常契合,渾然一體,不僅讓玩家練就了一手打鐵神跡,更飽嘗了忍 ...

  故師出之日,有死之榮,無生之辱?!段庾穎ā?/i>


  《只狼 影逝二度》,老賊的又一款魂系列力作,講的是一個忍者的故事,與前幾部作品相比,這款游戲在畫面、劇情、戰斗系統等等方面與“忍者”這個主題非常契合,渾然一體,不僅讓玩家練就了一手打鐵神跡,更飽嘗了忍者的辛酸味道。


劇情


  “狼”是一個戰場孤兒,卻不甘死亡的命運,在義父梟的培養下成為一名忍者,誓死效忠主人,但并未如愿?;秀敝淥釹菥?、記憶盡失,但一封書信讓他義無反顧的“重操舊業”。


開場CG中的少年“狼”


“忠義”讓“狼”義無反顧的追隨少主


  游戲開場CG中的這個片段,奠定了忍者“狼”的主基調——為主人盡忠,通篇的全部劇情幾乎都是圍繞“忠義”這個內核展開,而盡忠的方式就是殺戮。


游戲中的任何環節都避不開“殺戮”,即使“耍猴”這種休閑關卡,依然需要玩家痛下殺手


  故事告訴我們,這是一場戰爭,你死我亡的戰爭,無分善惡,“狼”展現在生者面前的只有狠辣,無所不用其極的狠辣,無論是動物、男人、女人、老爺爺、老奶奶還是鬼怪神魔,一切妨礙忠義的目標一律格殺,但卻并非是完全的冷血無情。


忍殺的瞬間,輕撫櫻龍的眼眸


種種橋段表明,“狼”對付動物比人形生物要仁慈


忍殺“劍圣”之后,敬畏的“介錯”


  仔細留意“忍殺”過程,會發現很多有意無意的細節動作,比如輕輕蓋住逝者的眼眸、擺出敬畏的動作等等,這種細節充滿了無盡的悲涼之感。


  除此之外,劇情中對于“狼”的對白刻畫極少,幾乎都是一句“交給我吧”、或“遵命”之后直接開打,而打完之后沒有任何pose,這種隱忍、低調的感覺讓游戲全篇充滿了悲壯的孤獨感,并且份外真實,以至于讓“修羅”的背叛結局顯得格格不入,因為整個游戲里“狼”的情緒沒有任何外露,更不用說任何野心,他至始至終只是一個忠犬。


畫面


  游戲的畫面也與忍者主題十分契合,首先是“狼”的長相,這是一個極其普通的忍者,普通的根本不像個主角,一張日本大眾臉,加上發髻雜亂、蓬頭垢面、簡陋的護甲、樸素的穿著等等外觀組合,即便是游戲全通的高玩也很難確切的形容出“這個家伙”到底長什么樣,甚至給人一種山野農夫的錯覺,直到他拔刀之前,刀就好像“狼”的催化劑,刀鋒所向,他從一個目光如水的農夫變成了一名無畏生死的猛士。


“狼”,有著平平無奇的容貌,游戲中很少出現正臉


紅葉燦燦的仙峰寺


漫山紅葉之下,衣著華美的落英武士


序章中,弦一郎與“狼”的月下對決


  為了配合“狼”這種平凡的忍者屬性,整個游戲的畫面有一種喧賓奪主的美感,或是朦朧月色之下的一片隨風飄蕩的蒲葦平原,或是峰巒疊嶂的山峰之間錯落有致的寺廟建筑,或是紅葉燦燦、落英繽紛的蕭索庭院,或是煙火繚繞,付之一炬的莊嚴寺院,這些場景意境美輪美奐,視野綿長悠遠,美的讓人窒息,配合其中生死搏殺的諸君,有一種莫名的惆悵與悲壯之感。


戰斗系統


  游戲中的戰斗系統,與忍者的特性也非常契合。


  沒有體力條的限制讓角色可以肆意奔跑、無限打鐵,盡情享受高速戰斗的忍者對決,這種快感比之很多武打電影不遑多讓。架勢條的引入讓玩家可以防住任何物理攻擊,無論是刀槍劍戟,還是弓箭手槍,但前提是頭上沒有出現“?!弊?,打斗起來甚至有一種天下無敵的錯覺。鉤繩的加入讓忍者的動作更具立體質感,相比輕功更具挑戰與真實感,而忍義手的引進突出了忍者“不擇手段”的特點,玩家甚至可以用煙火流擊敗最強大的boss。


傳說中,有一種煙火流的打法,讓莽夫也可以輕易通關


  當然,你也可以忽略這些技藝,選擇硬剛的方式挑(fang)戰(fei)自我,但鑒于忍者游戲的核心,你的屏幕里可能會頻繁的出現下面這個漢字。



  很多人說,《只狼》教會了全球玩家“死”字的正確寫法,實際上何嘗不是通過整個游戲的體驗讓玩家真正體會忍者文化,這是一種關于“死”的文化,游戲里“回生”是重要技能,但同時又始終在強調不能輕易死掉,無論是死亡懲罰、龍咳、劇情的影響等等,都在告訴我們忍者并非“舍生忘死”,而是“向死而生”,它有著《吳子兵法》里“有死之榮,無生之辱”的榮譽感,更有著為求忠義,不折手段的忍辱觀,并且“人狠,話不多”,不是一個“莽夫”。

編輯: Neo
關鍵詞:只狼,影逝二度,忍者,魂系列,格斗游戲,忍者游戲
分享到: